外媒 她站出來,力挺武漢實驗室!

彭博新聞社網站6月28日刊載題為《最後——而且是唯一——在武漢實驗室工作過的外國科學家公開發聲》的報道,記者米歇爾·費伊·科爾特斯。彭博新聞社採訪了澳大利亞病毒學家丹妮爾·安德森,她首次對媒體講述有關自己在武漢實驗室工作的細節。全文摘編如下:

在中國中部出現首批新冠肺炎病例的幾周前,丹妮爾·安德森在後來成了世界最有名實驗室的研究機構中工作。不過,這位澳大利亞病毒學家仍然不知道自己當時錯過了什麼。

作為研究蝙蝠傳播型病毒的專家,安德森是唯一曾在武漢病毒研究所的BSL-4(安全第四級)實驗室中進行過研究的外國科學家。安德森的上一次工作結束於2019年11月,這使她獲得了對於這個後來在新冠疫情溯源工作中成為閃爆點的地方的內部視角。

該實驗室的研究現在被爭議所包圍。美國對該實驗室的安全性提出了質疑。

這與安德森在接受彭博新聞社採訪時所描述的實驗室情形大相徑庭。此次採訪她首次對媒體講述有關自己在實驗室工作的細節。

她説,部分真實和被歪曲的信息掩蓋了關於該實驗室功能和活動的準確描述,比起媒體上的描述,該實驗室的功能和活動更加按部就班。

安德森説:“它是一個常規實驗室,運作方式與其他任何高度密閉實驗室一樣。人們現在説的那些東西完全不是事實。”

安德森是在2016年開始與武漢研究人員合作的,當時她是位於新加坡的杜克-新加坡國立大學醫學院生物安全實驗室的科學主任。她的研究——其重點是為什麼像埃博拉和尼帕等致命病毒不會使終生傳播它們的蝙蝠患病——與這家中國研究所的研究互補。

當專家們所認為的新冠病毒開始傳播的時候,安德森就在武漢。在2019年底一段時間裏的每一次造訪,讓她與在這家有近65年曆史的研究中心工作的其他許多人有了親近感。

2018年研究所內最高級別的生物密閉實驗室正式啓用。此前安德森對它有過第一次造訪,當時就留下了深刻印象。掩體式的混凝土建築採用最高的生物安全標準,空氣、水和垃圾在運離之前必須進行過濾和消毒。安德森説,實驗室為抑制作為研究對象的病原體制訂了嚴格的規程和要求。研究人員在接受45個小時培訓後才能獲得在實驗室獨立工作的認證。

這一入門過程要求科學家們展示他們對密閉程序的瞭解,以及他們穿氣壓服的本領。安德森説:“培訓涉及面非常非常廣泛。”

她説,進出實驗室的程序經過精心設計。離開時尤其複雜,因為需要先進行化學藥水淋浴,再進行普通淋浴——時間長度是經過精確計算的。

這些規定在全部BSL-4實驗室中都是強制性的。

然而,特朗普政府2020年開始對病毒從武漢實驗室泄漏這一假想給予關注,暗示該研究所發生了嚴重失誤。

病毒學家和傳染病專家們一開始就駁斥了這一假設,指出病毒經常從動物躍遷到人類身上。新冠病毒的基因組中沒有任何明確的證據表明它曾被人為操縱,也不存在證據表明這個實驗室曾保存過此次大流行病毒的原始毒株。政治觀察人士認為,這些指控存在某種策略考慮,意在向北京施壓。

安德森説,臨近2019年年底時,她在武漢病毒研究所認識的人沒有一個生病的。此外,高級別密閉實驗室存在要求工作人員報告與所處理病原體相關症狀的制度。

不僅如此,安德森在武漢的許多合作者在12月底曾到新加坡參加一個有關尼帕病毒的會議。她説,當時沒有聽到實驗室裏有人患病的片言隻語。

中國以外的某些媒體對該實驗室的描述,以及由此引發的對於科學家的惡毒攻擊讓她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