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裝不下一頭鯨魚的孤獨

核心提示: 我多少有點衝動 像夜郎國的臣民 想坐地鐵穿越鹽田港 途經林蔭小道,再去大鵬灣 去見一見迷途的鯨魚 那是一頭青春的布氏鯨

微信圖片_20210704095831

深圳,裝不下一頭鯨魚的孤獨

 

我多少有點衝動

像夜郎國的臣民

想坐地鐵穿越鹽田港

途經林蔭小道,再去大鵬灣

去見一見迷途的鯨魚

那是一頭青春的布氏鯨

 

愷風輕拂

沿途的鳳凰花

已是強弩之末

它們比莫奈、高更、米勒的麥田

更為憯憯

秋風一起,它們就真的老了

 

關於大海

遼闊的讚美和無敵舵手都不準確

有了鯨魚,在自然主義面前

就有靈魂的深邃

依戀有限的時光

温飽時節,頗多鰲擲鯨吞之句

 

不必探聽布氏鯨的親爹親孃

都去了哪兒

只要還有深愛

就有生離死別

——認羅襪無蹤

——舊處弄波清淺


(詩/吳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