洗牌年代

核心提示: 《洗牌年代》是作家金宇澄散文經典,二十八篇散文構築出繁花似錦的景觀意象:往來變幻的人與場景,老上海原腔原調的市井日常,東北農場的冷冽傳奇,手工器物的工筆描摹……

茅盾文學獎得主金宇澄的散文經典 《繁花》的素材本,一萬個好故事於此萌發 全新增訂版,親筆手繪插畫43幅, 王家衞、張大春、馬家輝聯袂推薦

洗牌年代 

金宇澄 著 

內容簡介

上海是一塊海綿,吸收乾淨,像所有回憶,並未發生過一樣。

《洗牌年代》是作家金宇澄散文經典,二十八篇散文構築出繁花似錦的景觀意象:往來變幻的人與場景,老上海原腔原調的市井日常,東北農場的冷冽傳奇,手工器物的工筆描摹……攤開來看,是一幅上海的老畫卷,一個特殊年代的清明上河圖;收攏來看,是永恆的人心人性與精神慾望。《洗牌年代》是《繁花》的素材本,上海的老故事集,《繁花》中諸多人物、故事均脱胎於此;亦是一卷滬上物質生活史,詳實還原上海人曾經的生活方式,疊化出往日的原貌。在畫面、色彩、氣味和聲響之下,故事暗流湧動,自由、華麗、動人的細節,如水銀瀉地。

細節是細微的時代史,《洗牌年代》抓緊了物、人、空間、氣味,它們兜合出故事的細流,復活上海的地理空間與城市積澱。人物在其間行走,生命的種種興味、內在的熱情、被按下不表的故事,投注於具體物件之上,是世俗生活的微縮,顯現出恆常的意味。

編輯推薦

◎ 作品看點

★ 茅盾文學獎得主金宇澄散文經典全新增訂,王家衞、張大春、駱以軍、馬家輝聯袂推薦。——新增3篇文章,28篇散文構築出繁花似錦的景觀意象:往來變幻的人與場景,老上海原腔原調的市井日常,東北農場的冷冽傳奇,手工器物的工筆描摹……攤開來看,是一幅上海的老畫卷,一個特殊年代的清明上河圖;收攏來看,是永恆的人心人性與精神慾望。在畫面、色彩、氣味和聲響之下,故事暗流湧動,自由、華麗、動人的細節,如水銀瀉地。文字冷凝稠密,豐贍厚實。

★ 《繁花》的素材本,一萬個好故事於此萌發。——金宇澄原著小説《繁花》同名電影由王家衞執導、胡歌主演。《繁花》中諸多人物故事均脱胎於此,人物故事細節相互印證:《鎖琳琅》中的阿強,是《繁花》中小毛的原型;《合歡》中就已出現阿寶和蓓蒂的故事;《上海水晶鞋》中簡與小鳳的故事在《繁花》中幾乎原版重現;《洗牌年代》中演變成暴雨中一個神話的黃金罐,在《繁花》中也攜帶着同樣的祕密……除此之外,《洗牌年代》更是將《繁花》中被人物與故事所遮蓋的豐盈物質生活細節聚焦展示,復活了上海的地理空間與城市積澱,人物在其間行走,鋪展開一段段繁花似錦的故事。

★ 43幅作者手繪插圖,一卷滬上物質生活史。細節是細微的時代史,世俗生活的微縮。——乘風涼、白皮琴、被頭櫥、敲煤餅、手工製鞋……豐盈繁密的物質生活,一個個有意味的細節,一道道有温度的工序,生命的種種興味、內在的熱情、被按下不表的故事,均被投注於具體物件之上,是世俗生活的微縮,是時間存久的韻味。紀錄片式的細膩視角,工筆描摹的文字,為瑣細日常與工匠之事賦予一種有秩序的形式美,詳實還原上海人曾經的生活方式。43幅作者手繪插圖,筆觸韻致,直觀展現文字所不能言説的。

★ 榮獲2018台北書展大獎、2017Openbook好書·中文創作、2017《鏡週刊》十大好書、2017博客來網路書店選書、2016花地文學榜散文金獎。——《洗牌年代》“是反傳奇的,不是把鋥亮招牌翻到背面讓人看鏽斑,而是根本不談招牌。抓緊了物,人,空間,氣味,它們會兜合出故事的細流。寫作者睜着一雙世故之眼,寫潮頭雪沫退去以後,底下露出來那一片餘悸猶存的長灘。雲霓死灰,不是徹底抹淨,讓人看見一點形狀,知道有過什麼,可是回不來了”。(2017Openbook好書·中文創作評審推薦語)

★ 全新典藏,法式精裝,內文彩色印刷,作者自繪封面與題字,獨特版畫風格與燙印工藝,盡顯上海風情。——創意環襯設計,文字密碼藴藏其間,打開一座關於城市的紙上博物館。

◎ 名人推薦

金宇澄遙承近代小説傳統,將滿含文化記憶和生活氣息的方言重新擦亮,反覆調試,如鹽溶水般匯入現代漢語的修辭系統,如一個生動的説書人,將獨特的音色和腔調賦予世界,將人們帶入現代都市生活的夾層和褶皺。亂花迷眼,水銀瀉地。

——第九屆茅盾文學獎授獎詞

《洗牌年代》是反傳奇的,不是把鋥亮招牌翻到背面讓人看鏽斑,而是根本不談招牌。抓緊了物、人、空間、氣味,它們會兜合出故事的細流。寫作者睜着一雙世故之眼,寫潮頭雪沫退去以後,底下露出來那一片餘悸猶存的長灘。雲霓死灰,不是徹底抹淨,讓人看見一點形狀,知道有過什麼,可是回不來了。

——2017Openbook好書·中文創作評審推薦語

時間在遺忘,一首過往之歌,一樁過去的事,長者的面容,青春的感念,落滿了塵灰,翻開扉頁,他們會再一次復甦,讓人注目,既不幸福,也不是痛苦,它們是時間存久的韻味。

寫作,常常在拾取一種積澱,作者的幸運,或也在於某一種不幸,才賦予了力量。

歷史長河之中,人往往那麼弱小,人不像一棵樹,是一張樹葉,每年那樣多落葉,去哪裏了,都已經不在。

整座森林都沒有主人,不見人影,只有風,傳遞了隱約的人聲。

寫作,也可傳遞這些。

——金宇澄2018台北書展大獎獲獎感言

這部小説我是一口氣讀完的,補白了我六十年代來香港後的上海生活面貌。它是上世紀60年代至90年代這座城市的發展寫照,代表了上海的精氣神。

——王家衞談《繁花》

如今真正在寫中國小説的人也還有,其中一個是金庸,一個是金宇澄。金宇澄很會發揮這種閒聊盪開一筆、而且越蕩越遠的寫法。我認為這是充分保留了中國傳統文學本質的敍述方法,不斷渲染增補填充一些文本內容。

——張大春

看金宇澄隨筆,至《鎖琳琅》一篇,小説《繁花》的影子清楚地浮現上來。工筆畫般雕琢的男女,老上海豐隆的物質細節,與小説暗合的人物軌跡。短句脆,玲瓏,走筆瀟灑、華美。

——豆瓣讀者“梁京”

來源:理想國